《北京日报》特刊《劳动,改变中国》讲述中铁咨询优秀员工李辉和王洪雨的故事

点击量:3861   2016-04-29   【 】   【 打印 】   【 关闭

4月29日,“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北京日报》刊出系列报道《劳动,改变中国》,聚焦那些穿梭于京津冀三地的劳动者,跟随他们繁忙而踏实的脚步,实地体会普通劳动者与国家、与城市、与时代之间强烈的同频共振。

中铁咨询生产一线的优秀代表北京地铁新机场磁各庄站到新机场航站楼站区间项目设计负责人-桥梁院李辉和京张高铁项目设计负责人-线站院王洪雨接受了北京日报记者的采访,他们的故事刊登在29日发行的《北京日报》特1和特4版。


 

地铁通往新机场

来源: 北京日报2016年04月29日

                                    说明: http://bjrb.bjd.com.cn/images/2016-04/29/21/新机场地铁线设计师李辉1_b.jpg


                               李辉

                               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桥梁设计师

    本报记者 刘欢

在永定河北岸,北京大兴区礼贤镇、榆垡镇和河北廊坊市广阳区之间,北京新机场航站楼主体施工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不过,这个大型国际航空枢纽远离中心城区,如何解决交通接驳问题?

位于北京西站南广场的中铁咨询大厦里,一位身形单薄的女工程师通宵达旦地埋头于一摞摞设计图纸中。她叫李辉,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桥梁专业领军人物,正带领着设计团队,争分夺秒地为新机场地铁线奋战。

新机场地铁线,全长40多公里,一期工程共设草桥、磁各庄、新机场北航站楼三座车站。“新机场线设计最高时速为160公里,是国内目前在建的最快的地铁线路,对线上桥梁设计提出了更高要求。”李辉负责设计从磁各庄站到北航站楼的23.2公里正线区间及2.3公里出入段(场)线。

李辉看着文静,说起话来细声细语,但每次拿出的设计方案,让男设计师也不禁拍着大腿夸赞:“有魄力!”

从磁各庄站到北航站楼,要在有限的空间平行布局三种路:高速公路、轨道交通和市政路。通常情况下,地铁线和高速公路都是采用平铺设计,为了节省土地资源,李辉和设计团队采取了大胆尝试:在高架桥上的新机场地铁线头顶,再起一层宽近40米的双向8车道高速公路,而机场线身下还藏有一条市政道路——团河路。这种设计,在北京还没有先例。

一切没有先例可参考,只有不断地到沿线熟悉场地。在接手项目初期,李辉和设计团队就做了一次沿线徒步踏勘。从大兴区清源路出发,途经新凤河、通黄路、南六环广顺桥……走过京山铁路、京沪高铁、魏永路、庞安路……25公里,他们整整走了3天。设计过程中,李辉又无数次到现场,原本皮肤白皙的设计师,都变成了脸色黝黑的“巡道工”。

一天,在书桌前摊开图纸,李辉不禁皱起了眉,视线停在了“跨京山铁路”的节点桥梁。京山铁路是北京到山海关的干线铁路,客货运业务繁忙,桥梁施工作业必须最大限度地减少对铁路运营的干扰!

采用钢结构形式跨越铁路运营线路,钢梁后期的养护涂装将对铁路运营产生很大影响;而传统的挂篮悬臂浇筑施工,工期百余天,对铁路运营也会产生较大风险。

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李辉赶到现场。远处围栏内,列车轰鸣着飞驰而过,李辉揉着酸胀的双腿,气喘吁吁,凝视着铁路。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她脑中渐渐成形——在桥墩墩底设计一个直径近3米的可转动球铰,先平行于铁路进行梁体施工,等梁体浇筑完成后再用千斤顶将梁体顶推就位。整个转体过程只需45分钟。

    回去完善方案后,李辉又重返现场,和同事拿着皮尺,一根根测量铁轨旁的接触网杆,量好一根就趴到地上,在图纸上仔细记录。“网杆是专门给火车供电的,新机场线的桥梁要是跟它起了冲突,可就麻烦了。”

 眼下,初步设计工作已基本完成,这一段工程预计6月正式动工。可李辉的工作还远没有结束,接下来,她需要跑现场配合施工,针对现场新增管线等情况,及时调整设计方案……她对新机场线的守护,还将持续三四年,直至顺利通车运营。

背景

    北京新机场将于2019年建成,一期年旅客吞吐量将达7200万人次。新机场距天安门直线距离46公里,距首都机场67公里,距廊坊市中心26公里,距天津滨海机场85公里。直达北京市中心区域轨道专线将同步启用。

 


高铁加站东花园

来源: 北京日报   2016年04月29日

                                  说明: http://bjrb.bjd.com.cn/images/2016-04/29/24/京张--王洪雨侧脸2_b.jpg


                        王洪雨

                                    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京张高速铁路项目设计负责人

    本报记者 金可

京张铁路是由中国人自行设计、投入营运的第一条铁路。110年后,2019年,新京张铁路——京张高铁将承载起人们更多的希望。

京张高铁,起自北京北,途经北京海淀、昌平、延庆,河北怀来、下花园、宣化,抵至张家口,全线长约174公里。建成后,乘火车从张家口到北京的时间将缩短到1小时,对成功举办2022年冬奥会将发挥重要作用。

“你用两只脚走过京张铁路线吗?我走过。”王洪雨说。作为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京张高速铁路项目总体设计负责人,王洪雨带着同事,翻军都山,走过官厅水库,徒步勘察现场,了解环境地形。

8年来,这位“80后”沿着京藏高速不断往返于京张铁路沿线的各个办公点,协调近30个设计专业共同完成设计。如今,随着项目的陆续开工,王洪雨又成为京张高铁现场配合施工指挥部的常务副指挥长。

官厅水库特大桥,是京张高铁难点工程之一,位于张家口市怀来县境内,全长9.08公里。作为备用水源地,要在官厅水库施工,环保毫无疑问地被提到首要位置。在水里施工桥墩基础时,为保护水体,王洪雨和设计团队提出了设置专门箱体进行泥浆及钻渣收集的思路,把对水体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设计,绝对不只是解决一个个技术上的难题,有时还要主动给自己加码、“添麻烦”。

京张线上,除了人们熟知的官厅、沙城、下花园、宣化等地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镇——东花园镇。从地图上看,它就位于北京延庆和河北怀来之间,过了延庆康庄一进入河北界就是。在京张高铁设计之初,延庆站和怀来站中间并没有设站,高铁要保证速度,也极少有设镇级站的情况。

2014年上半年,一行人风尘仆仆地找到了王洪雨。“给我们在东花园镇设个站吧。”来者开门见山,原来,他们是怀来县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这次就是专门为申请设站而来。

东花园镇将开发成河北地区的一个经济产业园区,因为正处两地交界,今后将引入北京、河北两地企业入驻。但如果从怀来站下车再往东花园镇走还有20多公里路,很不方便。为了方便京冀两地的企业,镇政府恳请增设一个站点。        王洪雨开着车上了路。沿着京藏高速,过了八达岭长城再往前大概20公里就到了东花园镇。经济开发区的大广告牌格外打眼。王洪雨掐了一下表,从怀来县下车再开车走国道到东花园,怎么也得半个多小时。如果在这里增设一个高铁站,地方只要做好“最后一公里”的接驳,就可大大方便人们通勤出行。

但增设一个高铁站不是简单的事,从硬件条件上是否具有建造高铁车站的可能性非常重要。所幸,王洪雨经过考察发现,东花园原本就有一个老京张车站,设站的条件基本具备。在有关方面的多次协商下,去年这件事最终板上钉钉,决定增设东花园站。

如今,项目陆续开工,王洪雨更忙了,但他还是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与京张相伴的日子,于他是件幸福的事。

背景

作为国家规划实施的重点建设项目,京张高铁是全国铁路“八纵八横”通道之一京兰通道的东段,它的建设对于实现轨道上的京津冀,成功举办2022年冬奥会都将发挥重要作用。